1378_a2044

1378_a2044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自此,豆芽便忘了亲爹,直接倚在严一诺的怀里,跟八爪章鱼一样粘着她。

   严一诺这辈子遇到的最粘人的,大概就是他们父子两了吧?

   这么想想,豆芽还是遗传了他爸爸?突然觉得有些无奈,以及搞笑。

   “外婆,我有点饿了,要不我们下去买点夜宵?”宋唯一笑眯眯地看了看自己的小舅。

   现在她和外婆应该都不适合在这里当电灯泡才是,座位外甥女,她决定成全舅舅心里的小九九。

   “饿了啊?那就走,我们下去。”老太太了然地点了点头,乐滋滋地牵着宋唯一的手就出去了。

   “哐当”一下,伴随着她们将门关上的声音,病房里的热闹顿时散去许多。

   严一诺抱着豆芽没有动,却感觉到徐子靳明晃晃的视线,灼热地看了过来。

   她假装淡定地抱着豆芽起来,想坐到沙发上,不曾想徐子靳说话了。“过来,一起。”

   严一诺脚步慢了下来,用视线目测自己和徐子靳的距离,考虑要不要过去。

   倒是怀里的小家伙,歪着脑袋点头,“爸爸……”

   极品居家萌妹子圆圆大眼睛俏皮写真图片

   严一诺听到儿子叫徐子靳爸爸,感觉有点新奇。

   小家伙指着徐子靳却表达不出来,只能咿咿呀呀的,凭空露出几分焦虑。

   这是要过去爸爸那里的意思吗?严一诺弯了弯唇,决定尊重儿子的意思。

   她让豆芽下地,豆芽后脚拽着严一诺就往徐子靳的病床旁边拖动。

   严一诺配合儿子的表演,以为过去就没事了。

   没想到豆芽嫌弃外面冷,竟然直接瞪着小短腿要爬到徐子靳的床上。

   这也就算了,他要上,为什么还要带上自己?

   “豆芽,妈妈不上去,就在这里。”严一诺感觉徐子靳的视线更加犀利,脸色有点滚烫地冲着儿子摇头。

   虽然其他人不在,但这又像是什么样子?

   “妈妈,想……”豆芽急了,用力扯严一诺的手,竟然还很执着。

   徐子靳在旁边老神在在地看着儿子发挥,倒是觉得这小子从来没有此刻这么顺眼过。

   嗯,不愧是他的儿子,是个好儿子。

   “豆芽……”严一诺尴尬得脸都红了。

   她跟徐子靳已经很久没有好好说话了,可这一次她儿子倒好,直接拽着她往徐子靳的床上拖。

   这要是真的成全了豆芽的小心思,到徐子靳那里,岂不是主动爬床了?

   “上来吧,不然他不会死心的。”正在严一诺进退两难之际,徐子靳终于开口了,带着鼓励的姿态。

   “可是……”严一诺看这那不算大的病床,眼底闪过犹豫。

   “可是什么?觉得我现在大病未愈,还能对做什么?还是儿子这个小小的愿望,都不愿意成全?没听到老太太说的话吗?每天晚上要亲过的照片,他才愿意睡觉。”徐子靳挑了挑眉,一脸从容地反问。

   严一诺觉得这事多少有点蹊跷,豆芽这么小,若是没有人教他,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

   心里有这个疑惑,这个不经意之间,她竟然将自己的问题脱口而出问出来了。

   等发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严一诺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

   怎么好端端提起这个?她有些懊恼地低下头,故意装鸵鸟拖延回徐子靳的时间。

   徐子靳的嘴唇翘了翘,瘦削的脸还带着丝丝苍白,但是坚毅的线条,却让人怦然心动。

   “不错,我确实没少跟他提起,只不过儿子的记性好,领悟力也好,某一次无意中养成了他的这个习惯,事实上也不算糟糕。”

   严一诺瞠目地看着他,所以,徐子靳这是承认,豆芽之所以会这么做,都是他授意的?

   “觉得有问题?”

   严一诺被问的哑口无言,细细想想,也似乎没什么问题。

   可是心里总有种别扭的感觉,似乎是他在故意带歪儿子?

   “所以,问了这么多,可以可怜一下儿子,坐在他旁边抱抱他了吗?”徐子靳将儿子提起来,小家伙站在床上不停招手。

   严一诺有些郁闷,她发现自从生了儿子之后,她越来越容易心软了。

   比如现在儿子跟她招招手,扁扁嘴,她就舍不得豆芽受委屈,只好走过去坐下。

   豆芽见状,终于开怀了,乐颠颠地投入妈妈的怀抱。

   似乎他们之间,完全没有因为少见面而萌生出陌生,反而豆芽比普通的小孩更黏她这个不合格的母亲。

   徐子靳淡淡地看着他们母子,被窝里的手伸了出来,直接附在严一诺的手背上,宽大而又温暖的大手,瞬间传递出炽热的温度。

   严一诺就如同被电击一般,想要缩回来,却被徐子靳止住了。

   他的嘴唇抿成一条线,下颌的弧度深沉而又内敛。“我算算,这是当天一别之后,隔了多少天,才第一次踏入我这个病房?”

   这话说得虽然平静,但是却颇有几分秋后算算账的意思。

   严一诺讶异地望了过来,他的火气没了?

   “怎么不说话?”徐子靳拧眉继续问。

   她不回答,他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唱独角戏怪没意思的。

   “不知道该说什么。”严一诺如实回答。

   “不知道该说什么?难道是还在生气?”徐子靳直接了当地问她。

   至于这里所谓的生气是因为什么,他们彼此心知肚明。

   严一诺沉默着没说话,这个反应在徐子靳看来,便是默认了。

   心情忽然有些闷,当初一个懊恼的举动,一直让他受了小半个月的冷板凳。

   这段时间,徐利菁确实盯着严一诺没怎么放松,但若是她真的有心,还真的抽不出时间来这里?徐子靳是不信的。

   真正的原因,怕是严一诺还在生气呢,为她妈打抱不平。

   “没有。”严一诺摇头。

   “撒谎,若是真的不生气,会舍得明明只是几步之遥,却半个月不来看我?”今天若不是搬出她怀里的小祖宗,估计他还得继续在小黑屋待着。

   他堂堂徐子靳,竟然要靠儿子来吸引她的注意,也是够够的了。

   “想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