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47_a2047

0747_a2047

   () 云轻言沉默,好半晌才道,“你要小心。”

   她心里清楚,帝九阙面对的敌人,只强不弱。

   “好。”亲昵地蹭了蹭云轻言脑袋,帝九阙眼眸柔和,化去了一分逼人危险、不可接近的高冷。

   “那我们是不是该休息了?”帝九阙松开环住云轻言的手,凤眸微亮。

   看着帝九阙那不舍又期待的目光,云轻言将青玄鼎收了回去,又瞪了他一眼,

   睡觉可以。

   晚上不准对我动手动脚。”

   帝九阙凤眸微勾,心知云轻言这是答应了。

   “好。”他宠溺地答道,在小家伙没彻底成长前,他不会去动她。

   他们境界相差太大,以她现在的身体和力量,还承受不住他。

   不过心底还是有几分不甘心,帝九阙红润艳色的薄唇上扬,“不过,本尊不介意你对本尊动手动脚。”

   云轻言哽噎了一下,转而怒瞪了他一下,“谁要对你动手动脚?”

   若隐若现的魅力

   她看起来像是那么急色的人吗?

   眸光落在帝九阙那片结实的胸膛上,云轻言迅速地转移目光。

   难道真的是单身太久了,她竟然还真有点隐秘的蠢蠢欲动?

   “哈哈哈。”看到云轻言迅速偏移的目光,帝九阙感到一阵从心散发的愉悦从胸腔里蔓延,接收到云轻言那恼羞成怒的目光,他立马抑制住了笑声。

   嗯,不能让小家伙恼羞成怒了,适可而止便好。

   接着,正如帝九阙所说的,两人盖着被子纯睡觉。

   男人温热的气息覆盖在鼻尖,缕缕冷冽的清香飘荡,云轻言本来有些不适应身边多了一个人,可睡着睡着,竟然不自觉地又睡着了!

   帝九阙温柔地看了眼怀中的人,不自觉地将人搂紧了一些,缓缓闭上了眼睛。

   半夜……

   帝九阙身体猛地抽搐一下,一双冷冽的冰眸沉沉睁开,却透着几分无焦距的涣散。

   手指上的银戒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与云轻言手上的玄戒相映成辉,像是在压制凶物。

   那双沉冽的冰眸里滑过一道瑰丽的红光,像是被阻隔的信号,忽闪忽现。

   他脸上的神情也一再变幻,先是像是想起了什么,忽地,俊美的脸上又是一片茫然之色。

   直到后半夜,冰眸里的红光消失,银戒上的光芒也黯淡了下来。

   狭长的冰眸再次睁开,一片冷凝寒肃之色,仿佛在一瞬间,又恢复成了云轻言初见时那个尊贵矜傲、神祗般不可亵渎的帝尊。

   他冷眸扫过手上的玄戒,眸光如深海的玄冰,冷硬得化不开。

   这银戒……果然抑制了他一部分记忆。

   削薄的红唇抿成一条直线,显得几分冷酷坚毅。

   他并不知道他刚才想起了什么,但他感知得到,银戒在抑制他记忆的恢复。

   他从何而来,为何存在。

   这一部分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记忆。

   “呵。”冷冷喝嗤一声,帝九阙紧紧捏住银戒,深眸中闪过冷厉的寒光。

   似乎感觉到身侧之人的动静,云轻言困倦地睁开眼睛,借着月光睡眼朦胧地看向帝九阙。

   看最新最全的书,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