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52_a626

3152_a626

池晟和向北之间刚一不对劲,盛菀就察觉到了。

再等到向北搬出汀兰水榭住到宿舍,池晟开始翻个底朝天的找向北,盛菀已经能够确定,这两人之间,一定是出了什么大问题。

池晟带着鲜花糕点去看小宛,盛菀后来自然也就知道了。

终于搞清楚小宛到底是什么人了,盛菀的心里,憋了许久的那口气,终于吐/了出来。

盛家在M市仅次于池家,可是,盛菀花了那么多的人力物力,愣是没打听出来那个小宛是什么人。

这下,终于搞清楚了。

跟一个都已经死了的人,有什么好争的呢?

这么想着,盛菀一下子释怀了。

再得知向宛和向北同是一个姓氏,盛菀也就不奇怪,池晟当初为什么会看上向北了。

所以,盛菀得出了一个结论。

向北和她一样,都是小宛的影子。

而她和向北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她直到分手了,都没搞清楚池晟为什么突然就不喜欢她了。

浙江大学校花军训俏皮写真

而向北运气比她好,早发现了。

既然发现了,那么,分手是必然的。

想到自己赢了的那个赌约,赌约的内容倒在其次,可那口气,却让盛菀觉得,不吐不快。

“向北,我没说错吧?”

得意洋洋的说着,盛菀涂着殷红指甲油的指甲,在车窗上轻轻滑动着,“你和二少,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所以,注定你们不可能长久。你说,你当初要是听我的,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吗?”

妩媚的笑着,盛菀舒心的长叹了口气,“行了,以后呢,就好好的当你的小交警,别再生出什么事儿了。知道吗?”

向北冷笑起来。

她好像不是她的领导吧?

就因为家里有权有势有背景,就能把她当软柿子捏了?

“盛小姐,我想,你可能搞错状况了。”

冷声说着,对上盛菀讶异的面孔,向北笑道:“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这前女友和前女友呢,也是不一样的。我和二少虽然分手了,可是,我说一句话,在他那儿,还是有点分量的。所以,我生不生事,与你无关,管好你自己就好了,我们的事,不劳你费心了。”

向北的话,成功的刺痛了盛菀的心,而那个“我们”,更是让她瞬间脸色铁青。

要知道,池晟交了这么多女朋友,唯有向北,是搬进汀兰水榭,和池晟正大光明同居过的。

当然,外人不知道池晟和向北分别住在两栋别墅里,只知道,向北是被池晟郑重认可,还带回家里了的。

一想到此,盛菀就觉得,心口有一簇火冲天而起。

以前,向北是池晟的女朋友,投鼠忌器,她收拾不了她。

现如今,向北和池晟已经分手了,要家世没家世,要背景没背景,她收拾一个小交警,还不是手到擒来?

气冲冲的推开门下了车,盛菀抬起胳膊就扇了过来。

不自量力!

暗自哼着,抬手抓住盛菀的胳膊,向北狠狠的丢了出去,“盛小姐,你这是要袭警?”

被向北甩出去,盛菀接连退了几步,撞在车身上才停下来,下一瞬,穿着高跟鞋的脚腕咔嚓一声,剧痛就从脚腕处蔓延了上来。

疼的眼泪都出来了,却见街边的行人都驻足抬头,盛菀扭头看了一眼,顿时愣住了。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