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78_a2045

0878_a2045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王伟刚把门关上不久,应该还没有回卧室,我紧着跑过去敲门,刚刚她和刘嵩的对话我听得明白,她都要跟别人订婚了。

   算算时间,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没有见面,她一直躲着我,但谁又能想到,这一个月里会发生这么多的事情。

   短短的一个月,却让我活出了事过境迁的感觉,这变化大的,我都不敢去接受,更不想去接受。

   门没开,王伟已经知道来人是我,一只手搭在我的肩膀上,洪毅的声音响起,“还来做什么,这里不欢迎。”

   “欢迎不欢迎的,说了不算。”

   甩开洪毅的手,我再次敲响门,“王伟,我知道就在里面,开门好不好,我有话问。”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洪毅这次直接将我推开,挡在门口,意思很明显,接下来他不会再让我靠近门口。

   “最好让开,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

   在危难的时刻,洪毅曾出手相助过,我欠他一个人情,并不想和他撕破脸皮。

   洪毅依旧不肯让开,他将门口守死死的,“不管说什么,我是绝对不会让开的。”

   “既然如此,那得罪了。”

   甜美女生抱乔巴外拍写真展先迷人笑容

   话音刚落,我直接一拳朝洪毅砸去,他有防备,并没给我得逞的机会,一拳我一拳,我和洪毅就在走廊大起来,地势狭小,不能做多余的动作,只能是出拳出腿,再加上他之前在娱乐城的相助,我也不能出匕首对付他。

   洪毅和罗刹不同,罗刹最擅长的是速度,偷袭和暗杀是他们的拿手绝技,而洪毅的力量浑厚,尽管用天山寒谭浸泡过身体,小腹的强势已无恶劣影响,但在不动用匕首的情况下,想胜他很难很难。

   洪毅给我一拳,我还他一脚,力量的碰撞逼退我们,他退到门口,我则是退到台阶的边缘,刚好一脚踩空,身体失去平衡朝楼下滚去,刚滚出六七个台阶,门开了,王伟出现在门口,她朝楼梯看一眼,我刚好翻身而起迎上她的目光。

   “洪毅,先回去吧。”

   看不出她有什么感情,但她的目光一直放在我身上,从未挪开过。

   “可是,他……”

   ;tZ

   “没事的,谅他也不敢胡来!”

   “我还是在门外守着吧,等他出来,我再走也不迟。”

   洪毅还是不放心,他觉得我连“五百万睡一次”那种事都做得出来,实在是太没有下限。

   拍掉身上的土,我尴尬地笑笑,“还好穿着送我的背心,不然这一下指定摔够呛。”

   王伟让开门口,示意我进屋,刚要迈步洪毅却揪着我,“罗阳,我警告,别太过分。”

   “聒噪!”甩开他的手,我跟着王伟走进屋里。

   “有什么话说吧,说完我好休息。”王伟指了指沙发,示意我坐下来说。

   我没坐,搓搓手正色地看她一眼,“首先,我为上次的事情,跟说声抱歉,没有调查清楚就跑过来闹,还做了很过分的事,希望能不计前嫌,原谅我一回。”

   “咱不提原谅与否,罗阳,扪心自问,认识那么长时间,我有一件事做得特别不对,就是想方设法拆散们那一回,但后来我放弃了那样的念头,可呢,就因为王明阳喊我一声堂姐,就不问青红皂白,要迁怒于我,就因为别人嫁祸的一个破录像,就能……五百万,呵,五百万一次,跟那么久,就换来这么一句,算了,不想再提了,正好今天也在场,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在的眼里,我到底是想要交流情感的女人,还是一件随意摆弄的玩具,告诉我,是前者还是后者?”王伟说到最后哽咽起来,这一直是她心里的一个梗,不问出来的话,她一辈子都不会踏实。

   “前者。”

   “不心虚?”

   “绝没有。”我做个起誓的手势,从来就没有那么想过她,“五百万”的话,完完全全就是气糊涂说出来的,那根本就不是我的内心写照。

   王伟思索良久,最后摇摇头,“我知道了,回去吧。”

   她的脸色不太好,我过去扶着她,“王伟,我今天见刘嵩的车在医院门口停顿,到底哪里不舒服,我陪去医院检查吧。”

   “跟踪我?”王伟脸色瞬间变得不好,推开我的手,“我没有不舒服,肯定是看错了。”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她的目光有些闪躲,好像不敢和我对视,“我确定没有看错,而且还偷听到,们要订婚的事情。”

   王伟沉默下来,很显然我没有听错,那并不是莫须有的事情,我从兜里掏出那条项链,当即单膝跪地,“王伟,这个年头,没有人会相信什么柏拉图式的爱情,我想要的咱们两个在一起,是,刘嵩他能给一场盛大的婚礼,但是如果愿意,我也可以给一场婚礼,一场只属于我们的婚礼,,愿意吗?”

   单膝跪地,标准的求婚仪式,虽然没有项链,但却有一条承载着我们记忆的项链,在我的眼里,那比任何的戒指都要珍贵。

   王伟靠在沙发上,眼睛里涌出水雾,曾经最期待的一幕出现,没有人能体会到她的感受,就好像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一样。

   但深思熟虑,她还是摇了摇头,“罗阳,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是,我更不是,已经拥有完美的爱情,再过不久就会成为一个父亲,咱们应该用成熟的方式看待问题,所以,项链还是拿回去吧。”

   项链从手工中滑落,我怔怔地看着她,“难道,真的愿意嫁给刘嵩,他,能给想要的幸福吗?”

   “幸福?”王伟苦笑出来,“以前我也追求过,也为此努力奋斗过,但直到最近我才明白,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最重要的是一份安稳的生活,找一个可以托付一生的港湾。”

   “所以说,我们曾经追求的是幸福,而刘嵩就是那个想托付一生的港湾?”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