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8_a2066

0528_a2066

   第二天清早,在二房这边做了早饭,就喊小兄弟分别去大房、三房喊大家过来吃饭。

   饭后,叶重华便问周子康是不是回县城,好搭他们的马车回去。

   但周子康却说今天不回,马车要给叶子皓去赵家村。

   叶重华一听便有些恼了。

   “赵家村才多远,到镇上叫辆马车也要不了多少钱,去县城则贵多了。”

   言下之意,马车送他更划算。

   “又不是你一家才回,青喜、子晨他们一样要回县城去,一辆马车如何坐得下。”

   叶重信拧着眉不悦地看着叶重华。

   叶重华这才不吭声了,接过小儿子就往外走。

   “那我们趁早上凉快先走了。”

   既然没马车还说什么?他们也要赶早回去收拾一下,坐驴车到镇上才能找到马车。

   看着这般只为自己的兄弟,叶重信和叶重义都皱起了眉。

   清纯芭蕾舞少女演绎天鹅湖户外唯美动人写真

   叶子皓没有吱声,只是抱着儿子在一旁等着还在吃饭的叶青凰。

   “我们也该买辆马车了。”叶青凰吃完饭接过陈杏花端来的茶时,才淡声开口。

   “还在还早了些吧。”叶子皓这才开口,并不赞同。

   在县城没处放,在家搁着也是闲置。

   他们要用到马车的时候,是他们要去京城的时候。

   “你马上要去秋试,自己有马车方便一点。”叶青凰看了一眼叶子皓,又看向正喂马回来的陈飞。

   “让飞表哥陪你去,不管别人如何住宿,你们住一屋,你安心读书应考,其他琐事一律不用你去做。”

   “对,若是有宵小想算计你,我揍得他爹妈都不认识!”陈飞立刻凑了过来,亮了亮拳头。

   “哇呜……”这时,小吉祥适时出声。

   “哈哈,你们看,小吉祥都同意我哎!”陈飞一见顿时笑开了,高兴地喊了起来。

   “那行,咱们明天就去镇上车马行看看。”叶子皓哭笑不得,却也说不出反对的话了。

   院试时,他只防备了三叔,而今乡试,他还有个对手一直在虎视耽耽呢。

   在县学里就小动作不断了,这一路谁能保证没事?

   “等什么明天,一会我和子康去镇上先相看着,明天你再去最后拿主意便是。”

   叶重信听了立刻说道。

   “我这马车就是我自己相看的,我同岳父先去看看,若没有合适的,还有我们镇上呢,我还熟一点。”

   周子康立刻开口。

   于是因为叶青凰突然一句话,买马车的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只有叶张氏还一脸咋舌,有些不敢相信地看着叶青凰。

   她心里想,这小媳妇一天天绣花那么辛苦,转眼间却能买得起马车了吗?

   这一刻她心里突然有种复杂的情绪,小媳妇不可小瞧啊。

   都吃完了饭,大家收拾着准备出门。

   大姑和着把大房那边都收拾干净了,把门都锁了钥匙交给了叶青凰。

   叶重义过来上了马车,叶青凰便将小吉祥交给他抱着,可让他欢喜得一直在哈哈大笑。

   叶子皓去准备礼物,叶青凰则收拾了一身小衣裳、一条薄包片、准备了多条尿布,打了只小包袱装进小背篓里。

   出趟门是小吉祥的东西,让她无奈而笑。

   这就是一个小媳妇和一个娘亲的不同了。

   两辆驴车、一辆马车先后出发,大房那边已没人在家,二房这边只有叶张氏和叶子玉母女。

   村里人看着三辆车热闹地出村,都不禁笑着议论。

   凰丫头和小吉祥出窝可真是隆重。

   本来外嫁女出月子第一个回的就是娘家,也意味着这一天起就正式出窝了,可以像个正常人出门行动了。

   但叶青凰不是外嫁,娘家就在同村不远的大房里,因而,她出窝去哪里最合适?

   她可以去大姑家,也可以去外婆家,但去外婆家则更在情理上。

   于是外婆提出来时,所有人都没意见,叶青凰也欣然答应了。

   清晨的风徐徐地吹着,凉爽而舒服,前面的驴车上不时传来嘻嘻哈哈地笑声。

   陈杏花和大姐、大嫂在同一辆驴车上,和自家侄子侄女们逗乐子。

   小妹则跟着叶青凰坐在马车上,不时从窗口探头看出去,表情有些闷闷的。

   “莲儿。”叶青凰见了无奈,只得把小妹拉过来抱住,小声教着她。

   “你杏花姐许久没见过自己的侄子侄女了,你也有自己的侄子呢,你要是许久不见铭儿和拓儿,是不是也会想念?”

   小妹想了想,便点了点头。

   “你杏花姐和他们相处的时间不多,现在可以在一起说话,为什么不呢?你天天和杏花姐在一起,就分开一会儿对吗?”

   小妹又点了点头,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扑进二姐怀里,忸怩地阻止叶青凰说话。

   “二姐不要说啦,人家知道啦。”

   叶青凰便摸了摸她的头,不再说话。

   小吉祥在叶重义手中,叶重信想抱,又不好意思和大哥争,就在一旁眼巴巴地瞅着。

   “唉,铭儿这么大的时候,还有拓儿这么大的时候,我都没这么抱过,实在是……”没机会呀。

   说到这里,叶重义的表情突然黯淡下来。

   “铭儿在镇上出生,打小就生活在李家,我这个亲爷爷要看他一眼,还得去走个亲戚,拓儿就更远了,那时我要去趟县城多难啊。”

   “大哥,你也别总想过去不开心的事了,你看如今多好啊,你那两个孙子也没养歪,多乖巧懂事哪。”

   叶重信知道大哥又在感慨了,连忙安慰道。

   “说得是,只是如今我住到了镇上,两个孙子却都在县城里,唉。”叶重义笑了笑,却又忍不住感慨了一句。

   “等李氏再生一个,你就天天抱着好了。”叶重信忍不住调侃。

   谁知,这无心说笑,却让叶重义又叹了口气,脸色真的无奈起来了。

   “咳,是我失言了。”叶重信一见才想到另一件事,顿时尴尬起来。

   他一个当叔的,明知李氏这些年总不见信儿,还说这样的话,难免有些失态了。

   “唉,若非青枫拿这话压着她,这些日子她也消停不下来。”叶重义苦笑,“她还是怕青枫娶平妻的。”

   一开始李氏还甩脸子给他这个公爹瞧,被青枫甩了耳光,说她若不能当好一个媳妇,就再娶一个进来。

   青枫放话要娶的是平妻,不是纳妾,这才让李氏着急了。 166阅读网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