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_a2050

192_a2050

   “而且,她是怎么怀上你的孩子——这手段也让我高度怀疑,我觉得她就是故意回来拿孩子吊着你,还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这种女人,也不拿镜子照照自己!什么德行!居然做得出这种事,真不知道是谁给她的勇气!”倪亦可一副替霍凌霄打抱不平的口气,愤愤地冷着脸说完这话。

   她滔滔不绝地说了这么多,可是霍凌霄一言不发,倪亦可看着他的反应,以为是自己说对了,顿时悄悄暗喜:“凌霄,我知道……你是为了孩子才去接近她,勉为其难地跟她在一起。凌霄,其实……我也挺喜欢小孩的,如果你能争到孩子的抚养权,我很愿意跟你一……”

   “倪亦可,之前网上爆出来的那些照片是你找人跟踪拍摄的吧?”霍凌霄终于开口,不过,却没回应她刚才的长篇大论,而是直戳要害地抛出一个问题。

   倪亦可没说完的话戛然而止,漂亮的眼睛瞪住,红唇抖了抖,心慌意乱:“凌霄……我,这——这怎么可能呢……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脾气,我怎么敢做这种事……”

   “你不敢?”男人扔了手里的笔,颀长伟岸的身躯朝后,靠在黑色的大班椅上,修长十指慵懒地交叉,盯着她问,“为了破坏她的形象,利用网络暴力给她施压,进而拆散我们,你还有不敢做的事吗?”

   倪亦可摇头,“没有,凌霄,我没有做过的事就是没做。何况,我若是做了这事,怎么还敢来找你?我真得是——”

   霍凌霄抬手,打断她的话:“这件事暂且不提,另一件事,我有必要跟你说清楚。”

   女人咬着唇,忍着委屈看着他。

   “既然你跟我妈那么投缘,那你们不妨拜个干妈干女儿之类的,我不反对。但是,我跟你之间,绝无可能。”霍凌霄做事一向冷血干脆,毫不拖泥带水,刚才能看她演了半天的独角戏已经是给面子了,这话一出,便丝毫情面都没了。

   倪亦可站在那里,一下子眼泪滚出来,“霍凌霄……”

   她有点生气又有点不甘,骄横地直呼姓名,其实倪家本来也家境不错,只是跟霍家这种顶级豪门相比差了一些而已,倪亦可自认为她配霍凌霄还是很登对的,可不想却一次次被对方这么拒绝、伤害。

   怨恨四起,她泪眼朦胧地控诉:“我到底哪里不好了?我对你不够真心吗?你为什么跟那个女人分手了都还不愿意跟我复合?”

   美女校园宿舍青草离离清纯美图

   霍凌霄听她这话,眼眸淡淡冷冷地觑来一瞥。

   手机响起,他伸手拿起一看,接通:“喂,李权。”

   “霍总,方律师知道你回来了,又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去拿东西。”另一边,李权沉声问道。

   霍凌霄这几天有些不舒服,是感冒的前兆,今天中午开始,脑袋也隐隐作痛,可看着堆积如山的工作,只好强撑着继续办公。

   这会儿一听李权的话,脑子里的痛源好像突然之间就被放大了无数倍,顿时半边头部都像是被人拿着铁锤猛击一般。

   那个女人,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跟他撇清一切关系吗?!

   恨意膨胀,他一手揉着疼痛的太阳穴,一手捏着手机,闭眼沉默了片刻,冰冷地道:“你让她挑个工作日我不在家的时间过去拿。”

   “好的,明白。”

   李权把消息回复过去,那边,方若宁听闻,愣了下,平静地道:“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挂了电话,方若宁凄凉地勾起苦笑。

   原来,不止是她不愿意见到那人,人家也同样不想看到她啊!

   亏她这一个星期还在自作多情,总想着万一到时候去收拾行李,又被他骚扰甚至强行留下怎么办?

   真是太高看自己了,人家居然说——挑他不在的时间去!

   眼眶又泛起湿润,她抬头深吸了口气,不住地安慰自己:不合适的两个人就应该早早分开,否则越陷越深,越深越痛,越痛越不愿意放手,最后两个人都会坠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地狱。

   趁现在,还能脱身,还能分开时,就做个了断吧!

   周末,她原准备让冯雪静过来帮她看半天孩子,她去医院拆线。

   不想,一早李权打来电话,询问她周末的安排,继而表达了霍凌霄想看孩子的意思,她看了看儿子,见儿子这几天也郁郁寡欢闷闷不乐,又恢复了之前老成忧郁的样子,想必让他去跟霍凌霄玩玩能开心一些,便答应了。

   给李权发了地址,很快,他的车就到了。方若宁把儿子送上车后,就打了辆车直奔医院。

   那辆白色奥迪虽然还在她这里,可这些日子她也没有用过了,有空时就在网上看车,已经选好了几款,打算等冯雪静有时间时,两人一起去试驾体验一下,先解决代步问题。

   去医院拆了线,她走出医生诊疗室便进了洗手间,对着镜子好好看了看那一处的伤。

   右边额角发际线的位置,一个大约两厘米厂的粉红色伤口,还能看到针线缝过的压痕,医生说了,伤疤最终会愈合,但可能还是会留下一条浅浅的痕迹。

   其实在这个位置,如果不是太注意看,可能也不明显,但女人嘛,总归是在乎自己的脸蛋和美丑的,她看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去换个发型,把伤疤挡着。

   给冯雪静打了电话,那大小姐一听做头发,高兴得很,立刻出来了。

   “怎么突然想到做头发?我以为你的心思只在打官司上。”冯雪静接上了她,好奇地问。

   方若宁淡淡地道:“拆线了,有点疤,而且这里头发也剃掉一些,看着影响心情,换个发型把这里挡住。”

   她这么一说,冯雪静趁着红灯停下车,凑过来仔细看了看,“嗯,是有点,那你想换什么发型?”

   “唔……弄个空气刘海之类的吧,虽然过时了,但遮一下总比破相好。”

   “可以,什么过时不过时,只要颜值经打,什么发型都能美出天际!”

   方若宁笑了笑,“多谢夸奖。”

   见她终于露出笑了,冯雪静松了口气,转眸瞥她一眼,“轩轩呢?不会是霍总裁接过去了吧?”

   方若宁脸上的笑一下子又淡了,扭头看着窗外,低声道:“他的保镖一早过来接走了。”

   冯雪静点点头,佩服地说:“你俩够可以!说分就分,老死不相往来,可在对待孩子的问题上又不谋而合,挺有默契的,哈!”

   方若宁没回这话,也不知怎么回。

   什么默契不默契,有缘无分说的就是他们这种。

   两人在美容会所呆了整整四个小时,冯大小姐又重新烫了发,染了色,一副女王范儿。而方若宁也做了下发尾,剪了个空气刘海,为了时尚也上了色——很低调的栗色。

   她皮肤白皙,染这种简简单单的颜色也很显时尚气质,发型师给她弄好后不停地夸她好看,真美,惹得方若宁都有些不自在了。

   “挺好,从头开始,你这也算是跟某人的告别仪式了!”

   方若宁瞥她一眼,两人走出美容会所,淡淡地回:“你能别提他吗,我只是想挡一下伤疤而已,谁是为了他才来换发型的。”

   “哎!你就嘴硬吧!”

   心里记着霍凌霄的话,方若宁便一直盼着工作日的到来。

   周一一早,她送了轩轩去幼儿园之后,又回律所处理了一些事情,看着时间快到十点了,她琢磨着霍凌霄肯定去上班了,这才拿出被她锁在抽屉里的奥迪车钥匙,驱车前往那栋奢华别致的私人别墅。

   车子到了大门外,那扇电动大门居然自动打开,她缓缓开进去,自嘲地想:算不算心有灵犀,难道霍凌霄算准了她今天要来收拾东西,一早就交代保卫了?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