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5_a2066

1185_a2066

若世子认为是他故意招来别人注意,后果不堪设想。

“哼,总之你们好自为之!”向南飞羞恼地搁了一句狠话,声音略微提高了些,便一脸怒容地离开了。

带刀捕头立刻威胁地狠瞪了宋掌柜一眼,想要替城守大人转移注意力,之后也快步走了。

这穿官袍的一走,刚才还一脸疑惑、好奇的客人自然就围了过来,都在打听发生了什么事儿。

宋掌柜知道不能实情相告,但也没打算怕着这里的城守,于是愁眉苦脸地叹了口气。

解释道:“也不知怎么就得罪了城守大人,我们开铺的都是图的安稳、讲的和气生财,看来只能准备些薄礼,登门赔小心了。”

他说是薄礼,还说是登门赔小心,可旁人听了会信吗?

“没想到这南华州城守竟是个敛财有道的。”

“还亲自上门来找茬,也是厉害啊。”

“还是青华州的城守爱护百姓,只会送钱安置百姓,而不会欺压百姓。”

“是前任城守!前任,如今可有新上任的呢,听说是从户部调过来的,还不知道为人怎么样呢。”

“唉,还是原来的叶青天好啊。”

雨天下田园中的性感

“东华州颜城守也不错,听说他们同科呢,关系也好,为官之风也相似,不愧是状元和榜眼出身,这是志同道合了吧。”

“哈哈,这南华州府城正是颜城守的家乡呢。”

“听说叶状元如今不做官,却跑来了南华州开铺呢。”

“……”原本是向南飞惊动了旁人就甩袖留下了烂摊子,被宋掌柜小小利用了一下坏其官誉。

谁知说到做城守,这几个外地来的行商和旅人,还真是有不少感慨话儿呢,竟是越扯越远。

宋掌柜哪里敢与他们对聊?只要不追问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行了。

但也不能让向南飞知道在他的客栈里发生了这样的评价,总归是要算帐到他头上吧。

于是很快就见宋掌柜苦着一张脸似乎快哭了,朝那些聊得欢的客人连连作揖。

“各位老爷们行行好,莫要再议了,若让衙门里大人知道,还不将我这客栈给拆了呀?便是要议也请出了南华州再说吧。”

所以,只要不是在他的客栈里说的话,都怪不到他的头上了。

大家见状就想到刚才的城守大人那怒气冲冲的模样,还有捕头威胁的眼神,不禁感慨又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人摇了摇头。

但最后大家也没有再说什么了,各自散开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客栈大堂总算又变得宽敞而清静起来。

宋掌柜让刚才的伙计再跑一趟,将刚才向城守的话传给世子身边的侍卫知道,怎么定夺就是世子他们自己的事情了。

坐着马车原路返回的向南飞此时也是一脸郁闷。

他哪里知道自己晚了一步,便失了先机。

叶子皓已指出此地城守暗中绊他的脚,还怀疑是世子授命的,虽情有可原但世子被人这般怀疑过,心里自然也压着火气呢。

更何况曾经都是城守,便未见过面也不应该结仇,如今一个已不是城守,另一个还是城守的人就暗中找其麻烦。

这是何道理?有何意图?

问题是东方昕宇不知道这事儿还好,如今既已知晓,自然不能什么都不做。

他第一个要做的,就是给向南飞脸色瞧以安抚叶子皓,等回京之后也会向皇上禀报。

一个从来就扯不上关系也没见过面的向南飞,为何会找叶子皓麻烦?想来问题背后还是出自京城吧。

这事儿当然也要查下去,不能留下这样的隐患以后时不时出来咬上一口。

叶子皓既不肯做官,那以他如今的力量显然还对抗不了这品阶的官威,身为表兄,也不能不替他划算一下。

向南飞离开时,东方昕宇还坐在火盆边烤着火,听手下禀报安置情况,哪里是被窝还没睡暖不愿起身呢?

他只是不愿意见向南飞罢了。

叶子皓回到家中不久,就有武明扬来禀报了向南飞在客栈堂上就吃瘪的事情,不由笑了起来。

西屋暖阁中,叶青凰见他高兴不由看了他一眼,也是好笑。

叶子皓回来时家中刚吃完中饭,小吉祥要和拓儿和小铃儿去西厢玩耍,就没牵回来。

他和叶青凰在暖阁这边坐下喝茶,就把这趟出去待客的过程简单说了一遍。

当然与皇室有关的、与大舅哥有关的全部没说,但他重点说了在城门口的事情。

向南飞不认得祁王世子,还问对方何人,想想就觉得好笑。

之后他又当着世子的面怼得向南飞还不了嘴,背后再告上一状,向南飞以后还是自求多福吧。

以为他叶子皓辞官之后就成了软脚虾,却不知道皇上有意让他去六部呢。

背后告小状本不是君子所为,但叶子皓需要确定,这向南飞的行为,是自己的个人行为,还是京城有人授意。

而这需要祁王世子帮忙去查,以他现在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因此,这件事情也无需隐瞒叶青凰,便只是以特使大人的关系、还有皇上的悔意,查清此事就没什么难度,也不会让叶青凰觉得怀疑。

何况,他们若要长住南华州,又或者说以后的日子是否安稳无人再暗中使坏,调查此事就很有必要。

叶青凰同意叶子皓的想法就不会多说什么。

只不过听说那城守有意讨好,却未能博得世子好感还被训斥,总是觉得有些可笑的。

这官儿都做到正四品了,真的有必要对一个领着闲职从辖地路过的皇族子弟这般低声下气吗?

要知道在京城里最不缺的就是皇亲国戚了,东黎也不只一个亲王世子,再加上其他王爵公侯的世子,多着呢。

若是个个都要这般弯下腰去任人训斥,也显得太没骨气了些。

但这已与他们无关了,这是别人的为官之道,他们只要以后的日子安宁,生意顺遂就好了。

叶子皓喝了茶却没有歇中觉,说要去张罗把酒送过去的事儿。

叶青凰也未多想,继续在暖阁里做着她的针线活儿。

叶子皓走后,四个嬷嬷除了看护小吉祥的夏刘氏,其他人也拿了针线到暖阁里来坐在椅上做起了针线。

叶子皓再回来时,就带回了那两只大箱,谎称是明珠阁送来的,大舅哥的年礼。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