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_a2050

148_a2050

霍凌霄看着上楼的女人,嘴角勾出得逞狐狸般狡猾的笑意。

有了霍子谦在儿童房睡,那女人总不好再跟儿子睡一起了,虽说这别墅剩下的房间足够多,可都在另一层楼上,她胆子这么小,敢一个人睡在楼上么?

果然,方若宁上楼后想到一这个问题。

准备去儿子房间,听里面两个小家伙嘀嘀咕咕说个不停,讲真,她心里很是好奇——同为霍家的后代,怎么霍子谦能说会道,活泼开朗,而自己儿子虽说也什么都懂,智商天才,可相对比还是安静许多,有时候内敛早熟的样子,根本就不像个孩子。

“你不会打算跟两个孩子挤在一起睡吧?”

身后突然传来男人清冽含笑的语调,她一惊,转过身来,搭在儿童房门柄上的手也倏地收回。

脸色微微尴尬,她觑了男人一眼,淡声问:“还有哪间房可以睡?”

他这里上下七层楼,总不可能没房间。

“房间倒是多,不过在五楼,你一个人敢上去睡吗?”男人温柔地笑着,可方若宁却觉得他的笑格外招人恨。

“五楼而已……有什么不敢的……”他那点心思已经都写在脸上了,方若宁怎么可能上当。

“哦……那你先上去看看再说。”

见他嘴角邪笑不怀好意,方若宁皱眉,防备地瞪着他看了看,转身朝楼梯走去。

Winne白色纱衣尽显纯净之美

男人跟上,在身后提醒:“有电梯。”

方若宁理都没理,继续爬楼梯。

等她上到五楼,只见霍凌霄已经优雅清俊地等在走廊里,还是那副贱贱的微笑。

她看了眼,暗暗咬牙,走过去。

“其实这层楼视野挺好的,那间房正对着山林,开阔辽远,房间也大,你一个人睡可能说话都有回声。”男人一边介绍,一边打开房门,开了灯。

方若宁抬眸看去……果然,空间不是一般地大。

那张床孤零零地躺着,床头是一副很抽象的油画,一个女人的上半身,因为色调的原因,看上去总感觉……有点怪怪的。

“你要是睡这里,晚上再做噩梦什么的,我可是听不到你的喊叫了。”

“你就诅咒我天天晚上做噩梦吧!”方若宁气横横地回头瞪他一眼,转身冲冲地走着,男人不紧不慢地跟上去,还没开口,见女人又转身过来,漂亮的眉眼一挑,“你那点心思怎么不直接说出来呢?拐弯抹角搞这么小手段!”

男人勾唇,为自己辩解:“子谦要留宿,真在我意料之外,我只是见儿子一个人无聊,叫人把他接了来,谁知来了就不走了。”

方若宁撇过头去,不理。

“我的床足够大,冬天两人睡,更暖和。”

女人还是不理,但脸蛋已经没骨气地开始泛红。

“其实昨晚若不是你那么主动,我也不可能那么胆大,你可以试着相信我一次,我保证只是睡觉。”

“好!”方若宁抬手指着他,小脸冰冷,“你说的,只是睡觉!你要是敢动手动脚,我就不客气了!还有,两床被子,你盖你的,我盖我的。”

说完,不去看男人眼角眉梢阴谋得逞的笑意,气横横地转身下楼。

洗了澡,方若宁挑了一套最保守的睡衣穿上,在昨晚睡过的大床躺下。

霍凌霄在她后面,等洗漱完朝着床榻走来时,顺便关了顶灯,只留下床头一盏小灯。

见女人细弱的身子卷着她那床被子缩在一边床沿,他好笑地叹息了声:“不怕晚上掉下来?”

“我睡觉很老实。”

男人点点头,好吧,看你晚上怎么老实。

从两间房中间打通的门板看了眼儿童房,只见两个小家伙都已经睡着了。房间里温度适宜,即便他们踢被子也不会着凉什么的,霍凌霄很放心地关上门。

掀开自己的被子躺下,他面朝着女人这一边,盯着她的背影看了看,问道:“官司准备的如何了?”

“差不多了。”

“到时候要不要我也去旁听?”

“这种官司为了保护受害人隐私,一般都不会公开审理。”

“那我在法庭外等你。”

“随便。”

两人间沉默了会儿,男人又道:“我说结婚是认真的,你可以考虑下。”

方若宁背对着他,齿间默默咬着下唇,好一会儿才回应:“我想想。”

睡着之前,方若宁还清清楚楚地记得她跟某人保持着绝对安的距离,可是夜里,也不知道怎么地,她觉得好冷好冷,睡梦中,有一股热源朝着她靠近,身体本能地趋近那个热源,而后终于不觉得冷了,她又沉沉睡去。

早上醒来时,睁眼,是男人性感结实的胸膛,抬眸,是他线条俊朗刚毅的下颌,带着微微的青胡茬,越发彰显着男性魅力。

看了看被子,还是自己那床,可是却整个像蝉蛹一样被他卷在怀里,上面又盖着他的那一床。

“早安。”额头被轻轻一吻,男人晨起暗哑的语调钻进耳蜗很舒服,撩的她心头微微一荡。

“流氓!”低低吐出两字,她从男人怀里钻出来,准备起身。

可是,一出被窝,便觉得异常寒凉。

“暖气坏了?怎么这么冷?”她皱眉低头,问某头饿狼。

霍凌霄也皱眉,一副很迷惑的样子,“我也不清楚,昨晚睡到半夜就觉得冷,又不想起来查看,见你也冻得缩成一团,我正想要不要叫你睡过来一些,你就自动往我这边钻了,看你可怜,本少爷就收了你。”

“……”方若宁抑制不住抽搐的嘴角。

不管再冷,也得起床了,要伺候两个娃上学,她还要上班。

“你继续编故事吧,我起床了。”睡衣外又裹了层睡袍,她才觉得暖和些,继而推开两间卧室的连通门,准备看看孩子们怎么样。

谁知,一开门,一股暖流扑面而来!

显然,孩子们房间的暖气都是好的!可为什么独独主卧没了暖气?

“妈妈,早安!”方昀轩已经醒来,正坐起身见船舵后面的门打开,顿时礼貌地打招呼。

梅姨早就带人等在儿童房外,听到里面的说话声,立刻敲门进来,伺候霍小少爷穿衣。

可是,霍子谦见昀轩哥哥都是自己穿衣服的,他突然也不甘落后,雄赳赳地道:“我不要你们帮忙,我要自己穿!”

梅姨笑看着站在一边,时不时帮忙拉一下,拽一下。

方若宁看着这一幕,莫名觉得有趣,笑了笑又关上门。

霍凌霄也起床了。

明明房间温度低,可他还不要脸地光着上身,装模作样地在打电话,询问主卧的暖气怎么回事。

方若宁翻了个白眼,“你别再演了行么?我就不信别的房间暖气都是好的,偏偏主卧坏了。”

“你什么意思?”男人回头,故作不悦地质问。

“什么意思你自己心知肚明。”丢下这句,方若宁转而去浴室洗漱。

霍凌霄面色尴尬地停了停,不耐烦地跟手机那边交待了句什么,挂断。这女人聪明,不好忽悠,肯定早就看穿了,不过看穿就看穿,反正这几个月干过的丢脸事也不少了。

进了浴室,方若宁看他一眼,“你就不能穿件衣服?”

“我在自己家里,还不能随意了?”

方若宁知道他故意的,故意彰显他完美的身材,结实的腹肌,还有性感的人鱼线。

真是老孔雀!

心里暗骂着,可低头刷牙时,她却没忍住斜了下眼,偷瞄男人的腰腹,继而,耳根子莫名泛红。

周一,律所照常要开会的,方若宁一上午忙得喝口水的时间都没有。她手上不止李媛媛那一个案子,还有另外几个调解,也都安排在这两天。

忙到吃饭都要挤时间时,她倒有点心动霍凌霄那个建议了——继续回霍氏集团做顾问好了。

下午,李权把孩子接了送到她这里来,让她郁闷的是,霍子谦又跟来了。

“家里司机来接,小少爷上窜下跳闹着不肯走,非说要住在大伯家,没办法,我只好带过来。”李权低声敛目地解释。

方若宁有些头疼,手里的文件夹放回桌面,同样压低声音:“可我这儿也还忙着呢,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回去。”

“霍总那边,今天也很忙,晚上还有个酒会,也会比较晚。”李权看她一眼,建议,“要么,我先把两个小少爷送回别墅?”

方若宁想了想,只好答应。

可她怎么也没想到,等她九点多回到霍凌霄的别墅时,客厅里赫然端坐着霍夫人。

梅姨等在客厅门口,见她回来,连忙道:“老夫人是七点多过来的,说是想念孙儿了,过来看看。我给先生打了电话,先生那边脱不开身,说尽量早点回来。”

方若宁点点头,脸色淡漠,“我知道了。”

走近客厅,见霍夫人坐在沙发上,笑容慈祥和蔼地看着地毯上正在玩智能机器人的两个孩子,暗暗地深吸了口气。

“妈妈,你回来了!”方昀轩看到妈妈进屋,立刻起身招呼。

方若宁笑了笑,视线迎上霍夫人的目光。

看到她,脑海里不自觉地想到上次霍家两老找她,开口就是一个亿的事。他们只要霍家的骨血,而不认她这个孩子的妈。

霍夫人脸上的笑意慢慢收敛,继而起身,“方小姐,我们去偏厅说话吧。”

方若宁点头,跟过去。

地毯上,方昀轩抬眸看了妈妈一眼,暗暗藏着担忧。

他已经知道了,霍子谦的奶奶就是他的奶奶,是爸爸的妈妈,他们是一家人。

可是,爸爸的妈妈,不喜欢她的妈妈。

小小心灵感到困惑,不知该怎么办。

“方小姐,我记得你说过,不稀罕进我霍家门。”霍夫人转身,保养得宜的脸庞带着客气的笑,说话慢条斯理,优雅从容。

方若宁脸上一僵,眸光落下来,只好发挥律师的特长咬文嚼字,“我现在也没进霍家门。”

这话虽然有点让人无语,但却是事实,她跟霍凌霄连男女朋友的关系都不是,更谈不上霍家儿媳。

果然,霍夫人吃惊地定住,看了看她,笑容里有点讥讽:“做律师的,还真是会狡辩。”

“凌霄既然已经把你们母子接到这里来了,那自然是认可了你的身份,你又何必得了便宜还卖乖?你若是真想跟凌霄过下去,就应该站在他的立场替他考虑,如果你并没打算跟凌霄在一起,只是出于某种目的利用他,那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霍夫人一番话柔中带刚,恩威并施,做足了豪门主母的排场。

方若宁听着,脸色却阴冷下来,“霍夫人是什么意思?我利用他?您儿子有多精明狡猾,您这个做母亲的不知道?他是会让人利用的傻瓜吗?”

“放着别人,肯定不会,可是对你,就不好说了。”

“呵,多谢霍夫人抬举。”

圈子兜了一转,霍夫人估摸着儿子很快就要回来,只好打开天窗说亮话:“我知道你最近接了个官司,得罪了人,有凌霄在背后给你撑腰,你才敢继续做下去。之前那次找你,见你正直刚毅,不贪财不虚荣,我心里还有几分佩服,可现在看来,你跟职场上那些借着男人上位的狐狸精有什么不同?凌霄之前对你百般殷勤你都不为所动,可现在却突然又是让他们父子相认,又是一家团圆,你敢说不是利用他?”

方若宁终于听明白了,顿时心里寒凉。

是不是在这种豪门世家的眼中,什么人接近他们,都是带着目的的?

不过这一次,她确实“利用”了霍凌霄,只不过,这种利用是建立在她的的确确被这个男人感动,也认真郑重地考虑过他们未来关系的基础上。

她绝对没想过,打完了这场官司,就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

但显然,这些话没必要跟眼前高贵倨傲的霍夫人讲。

“霍夫人,我就利用他了,而且你儿子心甘情愿地被我利用。我不肯来呢,他非逼着我来这里,我没想让儿子那么快就跟他相认,是他迫不及待地父子相认!我——”她也是气极,才口不择言说出这话的,可当察觉到身后的气氛有些不一样时,她突然住了口,转过身去。

一身黑色风衣的霍凌霄,带着满身寒霜站在偏厅入口,面色冷峻,眸光锋锐,他头顶光芒明明很亮,屋子里明明很暖,可方若宁却觉得自己突然坠入了冰冷的小黑屋,浑身止不住抖了下。

霍夫人早就看到儿子走过来了,她是故意没提醒的。

直到这会儿,看着儿子脸色剧变,她才赶紧走过去,“凌霄,你看到了,你被这个女人欺骗了!她就是利用你!利用你赢了官司,她的名声就出来了,以后不知道多威风!”

“妈,您先回去。”霍凌霄盯着女人,眼眸一眨不眨,淡淡开口打断母亲。

霍夫人愣了下,又劝:“凌霄,你不能再被她蛊惑了!她不是什么好女人,你怎么就——”

“李权,送老夫人回去!”霍夫人话没说完,男人语调陡然冰冷地拔高,继而李权走过来,恭敬却强硬地道,“夫人,我送您回去吧。”

霍夫人看了看儿子,又看看几步开外的方若宁,生气地沉着脸,转身走了。

经过客厅时,她去牵霍子谦的手,可小家伙又蹦又跳:“奶奶,我不回去!我要住在大伯家!我要跟昀轩哥哥一起玩!”

“你这孩子!怎么也是个白眼狼呢!”霍夫人颜面尽失,口气不免严厉了些,指桑骂槐。

可是霍子谦一点都不怕,居然挣脱开灵活地一下子抱住了沙发腿,整个人趴在地上不肯走。

那沙发是意大利顶级奢侈品牌,沉重如千年乌木一般,小家伙抱得紧,霍夫人怎么拽都纹丝不动。

梅姨在一边干着急,不敢劝。

后来,还是李权硬着头皮上前:“夫人,小少爷骨头软,您这样强行硬拉,小心伤着了。”

他这么一说,霍子谦也是个人精,顿时嗷嗷惨叫起来:“奶奶,你把我弄疼了,弄伤了,都要流血了,我要跟我爸说,我不住家里了,我要跟爸爸出差去……”

如果不是此时气氛太尴尬,偏厅里的方若宁差点都要笑出来。

霍夫人到底心疼孙子,没办法,只好气喘着松了手,“小东西,有本事别回来找奶奶了!”

一场闹剧终于落下帷幕,霍夫人气冲冲地离开。

偏厅里,方若宁感受着周遭安静下来的氛围,一时能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止不住愈发紧张僵硬起来。

霍凌霄也没脱大衣,就那么一直站着,盯着她,眼神好似能从她身上烧出两个洞。

好久,久到方若宁觉得周遭空气不够她都有微微的眩晕感了,才听男人低沉凛冽的语调传来:“刚才跟我妈说的那些话,都是真得?你不过是顺水推舟,利用我,才肯搬来这里,给外界营造出跟我亲密的假象?”

身形一晃,她抬眸,愣愣地盯着那人,心里麻木了几秒,突然冷笑了下,“如果你这么认为,那就是这样吧。”

亏她以为这男人多深情,多真诚,多值得信任,原来不过如此,他妈三言两语,就让他怀疑起来。

Tag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