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18_a2090

0318_a2090

   寂静无声的院子,墙头的小草也停止了摆动,仿佛时间都静止了。

   只有那越来越大的心跳声,呼吸声在寒月乔的耳朵里无限的放大。

   这是怎么回事?

   寒月乔眨了眨眼,仿佛在确认自己眼前所看见的这官方,是真的北堂夜泫,不是用了幕丝妖变化出来的北堂夜泫。结果,那阴郁,霸道,充满了侵略性的目光,确确实实就是北堂夜泫无误。

   只是,他这是要干什么啊?啊啊?

   在寒月乔一脸懵逼的表情下,北堂夜泫渐渐逼近。在寒月乔几乎已经僵硬了身子,不会动弹的时候,北堂夜泫忽然测过了一点身子,脸距离寒月乔的脸,只有不到一指的距离。

   他的呼吸已经吞吐到了寒月乔的脸上。

   寒月乔的眼睫毛,在眨动之间,似乎也扫过了北堂夜泫的脸。

   周围的空气都在这一瞬间沸腾了。

   却只是听北堂夜泫冰冷的语气,淡淡地道:“以后再听见你这么说话,我就不会轻易放过你了。”

   说完,北堂夜泫骤然离开了寒月乔的跟前。

   下一刻,北堂夜泫踏着寒月乔丢了一地的五行宝石,犹如踏着一地不值钱的砂石,看都没有低头看一眼,就径直回到了他的屋子门口。

   清纯美女头戴花环噘嘴俏皮美图

   “砰!”

   大门无情地重重地关上,力度之大,将大门都震动出了一层层的灰。

   空气忽然安静了许久,直到旁边的云天忍不住,忽然发出了一声十分嘹亮的喷笑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在笑什么?”寒月乔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盯着云天问。

   刚刚有多怂,现在的寒月乔就有多凶猛。犹如压抑了许久之后的反扑,气势惊人。

   云天都感受到了寒月乔身上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笑声戛然而止。

   他瑟缩着回答:“不不不,不是笑话你,我只是笑我自己,我刚刚干嘛要答应你来试试尊上,尊上这样的人,一眼就看出你今天的不寻常了,当然不会上你的当,这样是绝对测试不出来的,哈哈哈哈”

   “你现在想到了,刚刚怎么不告诉我?”寒月乔表情也更加阴沉,手上也“嘎查,嘎查”地捏出了骨头的响声。

   这声音听着像是自己的骨头被寒月乔一寸寸捏碎,是人都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云天知道现在的寒月乔也是不好惹的,当下便脚下抹油,一溜烟的不见了人影。

   寒月乔望着风一样溜走了的云天,哼哼了一声。这才转身走开了。

   这个北堂夜泫,她最近几天都不想再见到了。

   实际上,她想不想见北堂夜泫,并不是她自己能做主的。

   自从上次寒月乔将小飞飞托付给北堂夜泫照顾几天之后,现在小飞飞已经养成了习惯,每天都会找一段时间去找北堂夜泫玩。要是寒月乔发现小飞飞不见了,十有**就是去找北堂夜泫了。

   至于寒月乔给小飞飞找的“丫鬟”王英琪,则是求神拜佛,谢天谢地。她终于有了一点清闲去准备接下来的半月考。

   要知道,距离第三次半月考,只是剩下不到两天的时间了。

   在这次半月考之前,因为太乙门之内的盛汶雨和颜天羽二人接连进了地牢,以至于他们二人管辖的二等院里的淘汰制比赛一直没有顺畅进行。

   这都已经只是剩下了两天的时间了,二等院里面还有好几个人在。按照惯例,这些人几乎都是可以稳稳地进入第三次的半月考了。

   这一切,说到底,还是要多亏了寒月乔。

   饮水思源之下,倒是没有几人去找寒月乔再去争取那枚晋级令。只是有一个人,总是来找寒月乔。这个人就是凌光洲。

   他在来到了太乙门后的头两天,确实让寒月乔好好的休息了两天,即使听说寒月乔夜战太乙门大师兄颜天羽,身受重伤这个消息,也只是偷偷地在二等院的门口窥望了几个小时,并没有进去打扰寒月乔。

   眼看着大家都已经要进入第三次半月考的最后准备阶段了,凌光洲终于坐不住了,嘚嘚地跑到了二等院的院子门口,一派优雅地泡茶给寒月乔喝。

   午后,阳光正好。

   在二等院的院子中,有些人在练武,有些人在冥思武功招式。还有的人在唇枪舌剑的讨论着孰高孰低。最扎眼的,还是要说凌光洲。

   毕竟,这个家伙根本就不是二等院的人啊

   可是人家压根就不在乎旁人异样的眼光,还是自顾自地坐在院子的石桌前,不急不缓地将热茶倒入茶杯,再换一盏新茶,交替出口感最好的那一杯,再送到寒月乔的跟前,脸上还带着一派温暖的笑容。

   “寒姑娘辛苦了,喝杯茶吧?”

   寒月乔还在嘴边的瓜子不知道是送进去好,还是不送进去好,就这么尴尬地看着跟前的凌光洲。

   她其实不咋辛苦,一早上都是在晒太阳,嗑瓜子而已。不过,这样的话绝对不能说出来。于是乎,寒月乔点了点头,接下了凌光洲递来的茶水。

   别说,这浪费了三壶开水的茶,真的挺好喝的。

   看着寒月乔喝茶的时候,脸上盛放出了一丝明媚的笑容,凌光洲的心头也顿时像是春暖花开了一般,笑的痴痴傻傻的。

   在一旁练剑的尹玉君,寒繁花,寒清河他们,不由地额上落下几滴冷汗。

   果然,大姐就是大姐,只要她在地方,总是能混的这么风生水起。

   只是,有些人看不得这样的画面,在一旁冷言冷语了起来。

   “呵呵现在还有闲心在这里喝茶,要不是你惹的那些事情,怎么会让大师姐命不久矣,大师兄身陷牢狱。”

   “就是,如果我是这个寒月乔的话,一定去掌门那里去给求求情,将大师兄放了,然后积极治疗大师兄,才不会揪着大师兄和大师兄不放,非要找出什么幕后主谋。”

   “还是你宅心仁厚,不像有些人,小肚鸡肠,非要把小事化大,闹的鸡犬不宁不可。”

   “”

   寒月乔脸色一沉,顺着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